<i id="ipDmQ"></i><kbd id="ipDmQ"><fieldset id="ipDmQ"><abbr id="ipDmQ"></abbr><strong id="ipDmQ"></strong></fieldset></kbd>

          • <span id="ipDmQ"></span>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爱富士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谁说我不爱你
              谁说我不爱你

              谁说我不爱你 简妮 著

              已完结 莫雨涵沐逸琛

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9-19 18:07:16
              火爆新书《谁说我不爱你》由 简妮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莫雨涵沐逸琛,书中主要讲述了:父亲突然离世,我被高利贷逼得走投无路,无奈和一个性情古怪的男人签订了三年婚约,我以为只要平安度过这三年,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。没想到这份婚约让我受尽了折磨。我努力打工想要还清欠他的钱,却误入圈套被骗得一无所有,尝尽了无数苦难后,但是我还是无法自抑地爱上了他。直到我们婚礼的那天,他的前女友回来了,竟然有着跟我一模一样的脸,我落荒而逃,输得一败涂地。5年后,我重回故土,但恩怨始终没有结束……...
              展开全部
              推荐指数:
              在线阅读
              章节预览

              沐逸琛并没有真的带我去婚姻登记处,只是和我在车上签订一张婚姻协议。

              协议上写的很清楚,三年时间,我的身份是他的妻子,需要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任何事,平时不需要在一起,特殊情况除外,完成任务可以获得额外的奖励,三年以后,互不相干。

              用钱买断了我三年的青春,有钱人的想法,真是让人捉摸不透,以沐逸琛的条件,找一个女人结婚应该很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为什么沐逸琛的妈妈见到我,错愕的同时喊出一个叫雅雯的名字,雅雯又是谁?

              我隐约的觉得,这里面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秘密,沐逸琛选择了我,绝对不是看我当时被人逼债可怜那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一路上,我的这身装扮,引来不少羡慕的眼光。

              “靠,香奈儿家今年的新款,普拉达经典款的皮鞋,莫雨涵,你够可以的!你是遇到金主了吗”

              寝室里排行老三平时对这些东西比较在意,其实,我根本不清楚沐逸琛给我买的都是什么牌子,只是觉得价钱不便宜。

              “头发在哪弄的,真好看啊!

              几个女人围了过来,问东问西,我除了累什么感觉都没有,就想好好睡一觉。

              “别问了,我困了,如果你喜欢,送你好了!

              “真的假的?”

              我把衣服脱下来,随意丢在桌子上,然后顺着台阶往床上爬。

              老三看着我,那种惊讶的表情,简直可以演动物世界去了,她觉得我就是在暴殄天物,这么好的衣服,居然随便丢在桌子上,这简直是女人最大的罪过。

              “对了,雨涵,明天社团有活动,去爬山,一个人交一百五十块钱!

              “好,我知道了!

              我答应一声,死死地趴在床上,不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我属于那种好动的,于是就加入了一个户外的社团,平时出去爬爬山,偶尔也会有一些社团聚会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出去散散心也好,这几天实在是太背了,各种不爽的事情连续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想到了钱,我的脑海里居然浮现出沐逸琛那个变态的影子,我真是脑袋进水了。怎么会想到那个变态,我抓住枕头,用力压在脑袋上,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。什么都不要去想,三年,很快就可以过去,只要还清了债,我跟他就从此互不相干。

              “雨涵!

              有人在喊我,当时站在教学楼前面的操场上等着大巴,距离出发还剩下十分钟。

              我转过头,“社长!

              他叫正宇,是我们户外社的社长,读大四,很有能力,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,很阳光,脸很干净而且帅气,社里有不少是他的迷妹。

              “雨涵,你家里的事,我听说了,那天刚好有事,没能过去帮忙,不好意思啊!

              “没事了,已经过去了,别再提了!

              我笑了笑,略微有些牵强,但不想让任何人发现我的不安和恐惧,我自己要强大起来,可能是小时候的那些经历,教会我必须学会坚强,但是,每一次提起,还是会心里隐隐的阵痛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有困难,就说出来,我一定会帮你的!

              “谢谢!”

              几辆大巴车缓缓停下,正宇确实有本事,这次活动肯定是得到了学校的支持,从车上下来几个人,手里拿着录像机,看着像是记者。

              “上车!

              车子启动,这一次爬的是我们这不错的旅游景区,山的名字叫望龙山,名字起的不错,景色也很美,以前我去过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听人讲,站在山巅的亭子里,晚上的时候,可以看到天边的云雾,就像是一条巨龙。只是晚上我从来没去过,不知道传说是否真实。

              望龙山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,因为寓意好,本市的房地产商在周围建了不少高档别墅区,听说是这里的风水好,住在里面,可以走好运,房价也是高的吓人。

              大巴车在山脚下:,所有人依次下了车,有人打开社团的大旗,所有人聚过来,简单照了相,然后朝着山上进发。

              一路走走停停,从下面徒步上去,差不多要两个小时,爬到一半,已经浑身是汗,索性把外套脱了系在腰间,这样舒服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起上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等人!蔽揖芫苏畹难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好吧!彼缓梦弈蔚某宋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正宇走过去,我松了一口气,如果真的一起走,还不被那些女人给活活瞪死,气极了把我推下山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正宇找来摄像师都朝同一个方向跑了过去,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           因为好奇,我跟着也加快了速度,从人堆里挤进去一探究竟,上面站着几个戴墨镜的保镖,中间站着几个人,背对着我们,正对着远处的一块空地指指点点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许,随便拍照!笨蠢词谴笕宋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好,我是经济观察报的记者,能不能参访一下沐总?”

              沐总!我皱了一下眉头,他说的沐总不会就是……随着那个男人转身,我连忙低下头,躲在前面那个人的背后,真是邪门了,来这种地方,都能遇到这个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个男人,正是沐逸琛那个变态。

              有什么了不起的!我准备从边上溜过去,这时,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在喊我。

              “雨涵,雨涵,来那边!

              她一边喊,一边朝我挥手,我担心被看到,急忙朝着那个方向跑去,一是心急,脚下不知道绊倒什么东西上面,来了个狗吃屎的姿势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下摔得有点惨,直接趴在地上,然后翻了两个跟头,四脚朝天躺在那,膝盖的位置**辣的痛。

              眼前一下子黑了,我看到了那张阴郁的脸,本能的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            沐逸琛居然站在我的面前,这时他身边的那个人居然小声说道:“沐总,登山的学生,您应该抱起她,这样播出去的效果会好一点!

              “别碰我啊!

              “笨女人,你给我闭嘴!

              他居然真的弯腰,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,一阵阵闪光,我连忙扭过头,两只手挡住脸,电视台居然在直播,其他的记者也都急着拍照,而我恰巧倒霉的摔在地上,成为了让这位沐总获得好名声的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以了!碧闹,在沐逸琛耳边说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随着那个声音的消失,这个变态居然直接把我丢在地上,虽然不是很疼,可他也不能这样!

              膝盖的位置还是有点疼,但是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转身,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沐逸琛,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,他为什么不被石头绊倒呢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腿擦破了皮,被正宇扶着坐到一个大石头上,这种户外活动,受点伤很正常,有人从包里掏出棉签和碘酒,正宇开始跪在地上帮我擦拭。

              而这时我再抬头看向沐逸琛的时候,从人群的缝隙里,我捕捉到了他的眼睛,犀利的看着我,还望了眼蹲在我身前的正宇。

              活动还没等结束,沐逸琛就打来电话,“来我车上!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哪知道你的车在哪里。俊

              “你左手边,最豪华的车,就是了!彼低昃凸叶狭说缁,我哪知道什么车算豪华,他真是高估了我,循着人群走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没多久记者都褪去的时候,我上了他的车,车里确实豪华,不过,我也不稀罕,跟我也没什么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平日里怎么总是打扮的,跟只叫丧的乌鸦似的,看见你我就倒胃口!彼淙凰焐险饷此底,可是手却附上了我的酥胸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干什么。俊

              “你不是喜欢男人抚摸吗?刚刚看你挺享受的!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没有,你哪只眼睛看见了?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别忘了,是我买了你三年,你竟然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!”

              说着,他硬生生脱下了我的运动服,“住手!我要喊了!”我慌乱捂住胸前,沐逸琛不费吹灰之力,就按住了我的身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喊!你敢吗?我花了多少钱,你不知道吗?”

              一点一点辗转厮磨,他的唇舌直接盖上我的嘴,他不光长相出类拔萃,接吻也有着说不出的致命撩人。

              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,酥酥麻麻,脑袋一片空白,越反抗他就越用力折磨我,拼命纠缠。

              之后的几十分钟,我过的非常痛苦,就像在悬崖滚落后一样,浑身酸痛,翻云覆雨后,他将我的衣服扔给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穿衣服的时候,我看见那座椅上一抹鲜红,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第一次?”

              我没有理他,只是一边抽泣一边穿衣服,不敢再看他的眼睛,而他却一直盯着我的脸。

              “最讨厌你这种人,滚!”

              随着他的一个滚字,我便灰溜溜跑了出去,这时,同学们都已经集合完毕,我只能谎称是拉肚子去了,回去的路上,我尽量用手拽住衣领,生怕他种的草莓被同学看见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寝室,我在被窝里哭了一夜,莫名地我就失了身,不是说好了只是名义上的妻子吗?他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      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