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joahq"><noscript id="joahq"></noscript></ins><address id="joahq"><mark id="joahq"><figcaption id="joahq"></figcaption></mark><label id="joahq"><form id="joahq"></form></label></address>

    1. <q id="joahq"></q>

        <dfn id="joahq"><code id="joahq"><figure id="joahq"></figure></code><ins id="joahq"></ins></dfn>
        <embed id="joahq"><strong id="joahq"><table id="joahq"></table></strong></embed>
        <optgroup id="joahq"></optgroup><cite id="joahq"></cite>
      1. <style id="joahq"></style><var id="joahq"></var>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爱富士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穿越 > 嫡女医策,权倾天下
            嫡女医策,权倾天下

            嫡女医策,权倾天下 九歌 著

            已完结 陆锦棠秦云璋 古装宫斗异世架空

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9-28 09:17:45
            主人公叫陆锦棠秦云璋的小说叫做《嫡女医策,权倾天下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歌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,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。单身二三十年,睁眼就看见一俊男。只是这见面的方式,实在尴尬……他说,你嫁给我,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!她说,王爷,请挪挪,你的病我治不了。他戏谑一笑,“不求天长地久,只为曾经拥有,你放心,我死不用你陪葬!”这大概是陆锦棠这一生,听过最真挚的情话……...
            展开全部
            推荐指数:
            在线阅读
            章节预览

            “谁规定三更半夜不能吹吹打打?我是被岐王府热热闹闹迎进来的,既然婚事不成,自然还要热热闹闹的把我送回去。不然明日旁人还会以为,我是岐王府的世子妃!甭浇跆暮λ档。

            秦致远恼恨的暗暗磨牙。

            襄王爷却摸着下巴道,“是这个道理!

            陆锦棠不由向他投来一瞥。这襄王是怎么了?遮掩了他出现在新房的事儿,如今又一再的帮她?他打的什么算盘?原主的记忆里,他不是孤高冷傲,很不好相处的吗?

            “就依你!”秦致远的声音,像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岐王却是皱紧了眉头,“可是当年,本王亲口答应沈家老爷,亲笔立下婚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是这张吗?”陆锦棠从怀中取出一张婚书,原主一直贴身放着,她抖开来,上头的字迹苍劲有力。

            岐王爷重重点头,“没错,已经这么多年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岐王见那纸页都泛了黄,却被保存的完好,可见这女孩子,还是很想嫁进王府里来的。

            “若是致远他欺负你了,本王会帮你教训他,一个女孩子,能嫁得什么样的人家很重要!今日就算吹吹打打将你送回去了,你的名声,又能好听到哪儿去?”岐王念着旧情,颇为不忍的劝道。

            却听——刺啦一声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当着众人的面,毫不惋惜的撕了那婚书。

            眨眼之间,被保存的十分完好的纸张,就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中,变成了碎片。

            她抬手一扬,泛黄的纸片飘落在朱红的地毯上,醒目扎眼。

            秦致远惊惑的看着她,看着这个和记忆中有些不一样的女孩子,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…为何心头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?

            “我劝你最好想清楚,今日,你若出了岐王府的大门,他日永远别想再进来!”秦致远皱眉,哑声说道。他眸中透出的后悔和挽留之意,让站在他身边的陆明月看的心惊。

            她好不容易谋算至今日,如何能让陆锦棠给破坏了!

            “我家妹妹虽性子绵软,却也是言出必行的人,她怎会出尔反尔呢?”陆明月话里带刺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姐姐说的不错,婚书已毁,日后再不相干!还请岐王爷备轿吧,我且去查看嫁妆!

            原主的嫁妆,她绝不会留给害死原主的陆明月。

            也算是她寄居了原主的身体,为原主做的一点点小事吧。

            看着陆明月面露狰狞,陆锦棠心头一阵暗爽。

            她却不知,自己潇洒离去的背影,让厅堂里两个男人的目光都郁郁沉沉的紧紧追随着她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拿着嫁妆单子,亲自清点嫁妆,监督装车。

            “你以为你这样回到陆家,日子就好过么?”陆明月不知何时,也追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淡淡看她一眼,“一件都不许落下,免得便宜了小人!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陆明月脸色难看,“你的这些嫁妆,早晚是属于我的!你回了陆家,还不是一样在我阿娘手里讨日子过?你娘都不是我母亲的对手,你算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你说什么?”陆锦棠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娘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陆明月自知失言,含糊其辞道,“你娘命不好!

            陆锦棠的记忆里,原主的母亲在她五岁时便不幸离世,隐约知道是病死的,留下她和刚满一周岁的弟弟。

            “我娘不是你娘的对手?”陆锦棠提步靠近她的姐姐。

            陆明月不由被逼得向后退去,她一直觉得这个嫡出的妹妹,如扶不上墙的烂泥,母亲几句话,都能把她哄得晕头转向,今日她是怎么了?胆敢撕了岐王的婚书,还敢这么逼视着自己?

            “二小姐,都装好了!毕氯速鞯。

            满满六大车的嫁妆,车辕都被沉甸甸的箱笼压弯了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轻哼一声,冷冷看着陆明月,“姐姐的话我记下了,回府以后,我会好好打听的。祝姐姐日后和世子爷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!

            她轻笑一声,潇洒利落的登车而去。

            陆明月僵在原地,听着她最后那话,威胁之意,冷飕飕的叫人心底发寒。

            “你还长本事了,等你回了陆家,看我不告诉阿娘,让她整死你这小贱人!”陆明月咬牙切齿,暗暗说道。

            岐王世子这会儿倒是不忙着陪他的小妾了,反倒守在二门外,眼目灼灼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离开的车架。

            他以为,陆锦棠到底是不忍心离开的,适才的绝情不过是她欲擒故纵,自己只要等在这里,再劝她一句,她定是忙不迭的投怀送抱。

            没曾想,陆锦棠连车帘子都未曾掀开,一行车架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岐王府。

            出了岐王府大门,她还真叫人吹吹打打了一路。

            惊得已经睡下的京城百姓,纷纷起床打听,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儿?

            襄王爷看完了热闹,竟也离开了岐王府。

            他骑马溜溜达达的绕路截上陆锦棠的车架,骑马并行在车窗外。

            “陆二小姐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!毕逋跛菩Ψ切Φ乃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皱了皱眉,他怎么阴魂不散的?

            “京城都说,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陆二小姐胆小怯懦,身为嫡女,气质胆量却比一般人家的庶女还不如!毕逋跚嵝σ簧,“托了沈家的福,才能攀上岐王的高枝儿,你就这么毁了这桩婚事,不怕你父亲与继母不叫你好过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劳襄王爷费心!甭浇跆脑诼沓道,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“你若好好哀求本王,”襄王轻佻的笑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,“本王看在你我已有肌肤之亲的份儿上,或可帮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陆锦棠暗暗翻了个白眼,扬声呵斥,“车夫,晚上喜酒吃多了?怎的这么慢?”

            车夫手一抖,啪的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。

            陆锦棠回到陆家的时候,三更已经过半了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            1. 古装小说
            2. 宫斗小说
            3. 异世小说
            4. 架空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