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anvas id="ogZFo"></canvas>

      • 您的位置 : 爱富士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职场 > 顾少蜜爱放肆宠
        顾少蜜爱放肆宠

        顾少蜜爱放肆宠 一个姑娘 著

        连载中 苏清欢顾尘南 言情古言幻想校园

  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5-26 10:29:58
        《顾少蜜爱放肆宠》的主角是苏清欢顾尘南,一个姑娘创作的这本小说,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,推荐给大家,大家不要错过这本小说哦。
        展开全部
        推荐指数:
        在线阅读
        章节预览

        顾尘南一惊,焦慌感在心底弥散。

        “已经尽力了?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“顾少,苏小姐和孩子都没了!

        顾尘南死灰一样的眸底骤然荡起一抹幽芒,“孩子,什么孩子?”

        “苏小姐她怀孕了,怎么,你不知道她怀孕?”

        “怀,怀孕?”顾尘南菲薄的唇瓣颤意涟涟,“你,你是说苏清欢怀孕了?”

        “是,这是照出来的B超,胚胎发育挺好的,只是,唉,可惜了,一尸两命啊……”

        顾尘南小心翼翼地投了一眼那张B超纸,颀长的身形猛然一颤,膝盖咚的一下就撞到了桌子腿的棱角,可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疼,他神魂颓散地愣在那里,眸底刚刚燃起的火花一点一点地湮灭在漆黑之中。

        孩子,苏清欢怀孕了……

        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呢?他明明就只要了她一次,怎么就怀孕了呢?

        他想起了那天,想起那个他逼她吃避孕药的早上,可是因为姐姐突然出了车祸,他急着走,没有亲眼看着她将药吃下。

        她不是杀害哥哥的凶手,更没有害姐姐,一切的罪名都是他妄加给她的。

        她不仅没有罪,甚至还怀了她的孩子,可现在,她和他的孩子死了……

        后悔,懊恼,愤怒,自责……多种情绪积压在一起,到最后却也只能猛然抬手,一把拽住了一声的领口,咬牙切齿地问,“你为什么不救她,你为什么不救她?”

        “她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失血过多了,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……”

        顾尘南的眼前,闪过苏清欢躺在一片殷红中的画面。

        为什么要开枪打她,为什么要那么用力地将她踹下去,为什么她昏死过去的时候没有及时给她救治?

        疼,从身体深处一点一点涌出。

        疼的他弯了弯身子,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

        “应该在太平间吧!

        明明太平间就近在眼前,可是他却觉得这条路无比漫长。他甚至希望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到头,这样,他就见不到她的遗体了,只要见不到,他就可以当做她没有死。

        他折磨她、她泪水涟涟求饶的样子;她白洁的胴体被他弄得伤痕累累的样子,她解释却被他一巴掌扇在脸上的样子;她胸部被他一声令下而割掉皮的样子;他开枪她从楼梯上滚下去的样子……

        每一幕都带着残虐。

        每一个画面都染着血气。

        为什么不相信她的解释?

        为什么没有认真调查事实的真相?

        为什么总是如此卑劣、残忍地折磨她?

        为什么要开那一枪?

        原来,他才是恶毒、**之人!

        他晃晃荡荡地走着,身形邋遢、眸光黯然,那种生于贵族的荣耀和尊贵已经湮灭在颓靡之中。

        走到一半的时候,阴云铺天盖地的用来,很快,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。

        几乎是瞬间,顾尘南就被淋了个通透。

        走着走着,脚下一滑,整个人都摔在泥水里。清萧俊美的容颜,泥水斑斑,他顾不上擦,踉跄地朝前走去。

        什么器宇轩昂的璀璨,什么傲然于世的耀眼,什么玉树临风的潇洒,此时此刻,他满身尽是不堪的狼狈。

        从来没有哪一刻是像现在这样,让他觉得无力、无助而又心慌。

        到了太平间,在窗边找到了贴有苏清欢三个字的床位,可是床上除了一袭白布,空空如也。

        顾尘南干裂的唇微微抽搐着,却是一个音阶都发不出来。

        “清欢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了,这个时候应该在活化了!绷菩驹诓辉洞,眸含清愁地凝着贴着苏清欢名字的床位。

        听到声音,顾尘南慢慢转身,“火,火化?谁允许火化的?”

        柳云轩淡淡睨了顾尘南,“我!

        顾尘南风一样冲了过去,“你凭什么要火化,你有什么资格火化我的女人?”

        “呵……”柳云轩冷冷一嗤,“你的女人?顾尘南,你现在觉得她是你的女人了?你折磨她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她是你的女人?你开枪打她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她是你的女人,现在她死了,你觉得她是你的女人了?”

        轻蔑的嘲讽,像是一根根针,齐刷刷地刺入他的身体。

        “为什么要火化,为什么要火化,没有我的允许为什么要火化?”一想到连遗体都见不到了,顾尘南就失了理智。

        “不火化还等着你继续虐待伤害她么?”柳云轩抬头,直接对上了顾尘南的眼。

        顾尘南倏然,额前的碎发吧嗒吧嗒地往下滴着水,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      “顾尘南,清欢被针刺的手指甲,被拔掉的脚趾甲,被割掉的皮,被剪烂的耳朵,都会变成恶灵,日日夜夜地吞噬着你!绷菩幌蛉崛淼捻永镏枞惶谄鹨荒ㄒ鹾。

        顾尘南拧眉,只觉心魂发寒,寒的发冷。

        “顾尘南,我就是在这里等你的,替清欢捎句话给你,清欢说,她恨你,生生世世的恨!

        说完,柳云轩就转身离去,一边走一边说,“清欢说,她不想你去送她最后一程,更不想让你看到她的骨灰,她希望自此之后,跟你永无关联,哪怕是她已经死了,都希望你从她的世界里消失的干干净净!

        柳云轩走了,独留顾尘南杵在原地,久久不能回神。

        她说她恨他……

        她说

        良久,顾尘南才凄然地抽了抽唇角,他如此待她,她不恨他恨谁呢!

        外面的雨,拼了命的下,仿佛要淹了这座城。

        顾尘南宛如被抽去魂魄一样靡靡不振地走入雨中,走着走着,整个人就直直地栽在地上,纹丝不动地躺在那里,任由豆大的雨珠砸着他。

        自此,他的肺炎总是反反复复,不肯彻底愈合。

        顾尘南身上的阴寒一日浓过一日,就好像是行走在世间的野鬼,让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        白天,他将自己埋入工作。晚上,用酒麻醉自己,梦里梦外,都是苏清欢浑身流血的样子。

        空荡荡的房间里尽是她残留的气息。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。

        猜你喜欢
        1. 言情小说
        2. 古言小说
        3. 幻想小说
        4. 校园小说
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还可以输入200